『恭喜你,名字已輸入成功,祝你玩得愉快。』

聽著系統的名字,瞪著虛擬板上自己剛剛一氣之下衝動的結果,真心覺得自己被系統坑了。
  「我要改名字!」

『你好,更改名字需要二十個蜂蠟幣。請支付。』

聽看看,這句話豈不是代表自己被坑了嗎?想更改名字還要支付金錢,Oh My God!
  「我不改名字了。告訴我怎麼回去!」

『很抱歉,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』

反覆深呼吸,反覆告訴自己這只是個系統,真的要找人算帳也要找系統開發者。
  想起以前夢境裡面出現的那隻蜜蜂球,印象中叫做嗡嗡,那麼那隻叫做嗡嗡的蜜蜂應該可以幫自己離開這個世界。
  「我要找嗡嗡,你們那隻蜜蜂團長嗡嗡。」

『很抱歉,你沒事先預約。』

誰能說明如何把系統拖出來打一頓?不對!應該說系統發明者!
  「Weeeeeee——」就在自己認真思考著到底要如何才能推展下一步時,一道熟悉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。小小身影暢快飛行,還不忘在天空中花式旋轉三個圈。
  眼見就要撞到自己面前來,眼疾手快之下直接抓住對方。
  撞到掌心的力道頗大,好痛。
  該慶幸小時候體育課都玩躲避球嗎?到底為什麼一隻小精靈有這麼大的爆發力?
  「小嘟比。」在小精靈因為撞上肉盾還有些暈腦袋還沒轉過來時開口。
  聽見自己名字那雙大眼眨巴兩下,隨後猛搖頭還不忘發出音效,隨後抬頭看向抓住自己的人。
  「啊!是那個外來種壞人!」
  用力揉了把那肉嘟嘟小臉,湊上前眼睛微瞇睇著她,「你們團長嗡嗡在哪裡?」
  「臭壞壞!放開小嘟比!」推著那往自己臉上揉的拇指,小嘟比開口說:「小嘟比要咬你喔!臭壞壞!放開小嘟比!」
  瞇起眼,想起上次的經驗,是在「欺負」小嘟比後,那隻蜜蜂就出現。內心小小邪惡種子準備破殼發芽。
  「比比比比救命!」手裡的小東西突然拔高聲音,下一秒直接往自己的拇指咬下去,幸虧說快不快趕緊放開,才沒被咬出血。
  「還真咬我?」
  「小嘟比討厭暴力的人!」小藍精靈的身子在身邊繞了兩圈,兩頰鼓得跟一顆紅豆餅有得比。
  見狀只能毫不客氣的反駁,「我這個人向來信奉有恩報恩、有仇報仇,是妳先不禮貌在先,我才這麼對你的。」往前一步,在對方嘶牙裂嘴的威迫下,毫不客氣再一次抓住對方,然後拇指與食指直接掐住小嘟比軟綿綿的臉頰,不讓其發聲。
  「我為我對妳的粗魯說聲抱歉,但妳也得為妳對我的口出狂言道歉,知道嗎?」望著那倔強的藍眸,緩緩鬆開雙手的力量,好讓其不會這麼不舒服。
  「我不要!我討厭你!」小嘟比動了動身子,雖然比較沒那麼難受,但她仍舊吐了吐舌頭扮鬼臉。
  沒辦法,只好將小嘟比抓近一些,然後開口:「如果妳今天被人指著臉說是外來種,妳會喜歡嗎?」
  小嘟比想一想,搖搖頭。
  「那妳覺得別人會喜歡嗎?」
  果不其然,面對單純如孩子般的精靈,比起指責引導反而更容易進行,再一次獲得到了一個搖首。
  「那自己不喜歡別人也不喜歡,妳這樣說我,是不是應該道歉?」
  扁唇的小嘟比就像是一顆壓扁的棉花糖,倒顯得讓人難以罵下去,最終獲得到了軟糯一句對不起。
  這才放開手,讓小嘟比自由。
  隨即身後出現了拍掌聲,這一次沒有驚嚇,反而在意料之內。
  畢竟,上一次也是抓住小精靈後,引來一隻蜜蜂。
  回過頭,也真是團長嗡嗡。
  「沒想到除了我們幾個,還有人對小嘟比有一套。」振翅拍著的蜜蜂開口,爾後目光朝向小嘟比,對她說一聲過來。
  輕聲安撫過那氣到快變成一根紅藍相間臘腸的小嘟比,嗡嗡再次把目光放在來者身上,「你是…… 是你啊。」
  眼神有些疑惑,但下一秒隨後了然,嗡嗡淺哂,「好久不見。」
  既然來的人是團長,想必這隻小嘟比在這邊應該有很重要的位子,這波測試多了些資訊,默默記在腦海裡。
  「我要回去。」又一次重複訴求,也盼望眼前人可以回應自己。
  不過嗡嗡沒有立即性回答,反而問起名字。
  一想起剛剛那波操作,各種名字被打槍,一氣之下打出的稱呼,著時頭疼。
  「…… 阿光。」開口丟出來的是一個非常普通到比路人甲還要路人甲的名字,但因為太小聲,嗡嗡臉上的疑問只好讓人又重複一次。
  「叫我阿光就好。」
  其實說自己叫阿光某方面還是有點羞恥,畢竟會讓人直覺想到某個滿有名的動漫主角。
  可惜他不是主角,沒有主角光環,身邊也沒有一個古代靈魂。想回去世界還尋不得路,出現在眼前的還是一隻藍色小精靈和超大隻蜜蜂。
  「那麼阿光,跟我來吧。」似乎是腦袋已經運轉過來的嗡嗡,遞出了邀請。